「」
是什麼?  請慎入
就是,

 

 

BL

不知道逛過這裡的人對BL有什麼感覺?
沒好感,反感,無所謂,不知道是什麼,喜歡,非常喜歡。
其實我不特別把GL和BL一起說,
反正不是男就是女的愛這樣。
L就是「LOVE」
B就是「BOY」
在中間加上個'S會更好。
先說我的,我是99.9%喜歡BL的,餘下的0.1%大概真的是他們之間的「SEX」
有時候會覺得太超過吧!
但我還是很喜歡看小說,動漫這些的。
根本是非常喜歡。

喜歡BL的事緣是,看了《盛夏光年》吧!
看《盛夏光年》的原因是因為五月天這樣。
因為阿信寫了一首同名的歌「盛夏光年」。
男主角都是美男子,這樣更讓人容易觀賞。
而電影往往就是不讓兩位男主角順利的一起,所以加了一個女主角。
最後三個人不斷的糾纏,
我認為是交代不出什麼結局,大概就是我們認為的男女主角一起了。
大家也可以先看小說,因為小說和電影不一樣的。 ( 大概這電影只有很少人沒看過 )
大概是這樣就喜歡了BL吧!

然後我喜歡看的BL是兩位美男子一起就行了。
就單純的BL (兩個男子) 也行。

接著就是看過不同有關同性戀的電影,《花吃了那女孩》 (這個是GL的) 這個其實也不錯看,我有哭的!
然後是《渺渺》,《亂青春》 (這兩套電影都差不多的,都是GL),
《十七歲的天空》(繼《盛》第二好看的台灣BL電影)
韓國的《霜花店》(又是絕頂美男),然後是多套日本電影和動漫
《純情浪漫史》,《世界第一的初戀》,《春風物語》。
香港的《春光乍洩》和《美少年之戀》還有《藍宇》等等。
這些我看過的電影,結局差不多是兩人不能在一起,便是其中一個死了。
很悲傷的結局。

套舞台劇《攣到爆》的一句:「同性戀的愛情真的要這樣嗎?」

其實一開始我也不是很接受「同性戀」的,大概就是因為和我們不一樣吧。
但是中學時候有女同學是,這樣就不會特別介意的,她也會樂意分享她的戀人的照片給我們看的。
還有是喜歡的偶像被懷疑是「同性戀」,這樣令我更加關注了。
也經過了自己十年喜歡了一個不應該喜歡的人,
最終在2010放棄等待,完全投入了「BL」這個世界。
慶幸身邊有很多朋友也喜歡「BL」這樣就能談得攏嘴。

媽媽不接受我和弟弟是「同性戀」,爸爸則採取開明的態度。
不過我和弟弟都是異性戀的啦。

還有忘記提及的雲翔電影三部曲:《無野之城》、《永久居留》和《安非他命》
是雲導的敢作敢為,讓我更加對「男同性戀」有一種溺愛與沉溺。

但是我家裡的書櫃最多的書不是有關「同性戀」的。

我自己不是特別喜歡看愛情電影的人,
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看《藍色生死戀》等等什麼電影都哭得死去活來。
但有些觀眾是結了婚的,像我媽。
不是特別喜歡看愛情電影,
奇怪就是找「同性戀電影」來看。
與我不相幹,卻哭得非常厲害。
大概就是一個旁觀者在看電影,不用把自己投入到角色中去,也能直接感受。

我不是反對「異性戀」,而是支持「同性戀」。

明確來說,我是支持「同性戀」婚姻的。
只是我覺得,所有人都是公平對待的。
我認為婚姻不是為了生兒育女才有的。
若然有了兒女才結婚,這樣我也不見得好得去那裡。
也不能因為愛滋病而禁止「同性戀」婚姻合法。
異性戀就沒有愛滋病嗎?並不是。
不能生兒育女,也能領養孩子,這樣也能讓無家無父無母的孩子有溫暖的家。
心痛的是,到了「同性戀」婚姻合法的地方結婚,回到原來居住的地方卻沒了夫婦這種關係。
這樣他們就是要一輩子都在外國生活了是吧?

因為現在有了一群這樣的朋友,我覺得和他們聊得很快樂,
雖然都是男的,但他們也很高興的跟我見面。

只能說:「世上真是無奇不有,就是無奇不有,所以我們才想了解更多而不是忽略他們吧!」

我也想過,如果我喜歡的人是「同性戀」,我會怎樣。

他的樣子真的讓我覺得他很像的(誤)
可是還不知道。

我想,如果我喜歡的人是「同性戀」,我們三個人能一起生活嗎?
如果他的戀人不接受的,我真的願意退出。

因為人生真的沒有什麼機會給我們講:「我願意」。

大概真的是,
至少曾濃烈愛過
這件事是沒有人能否定的 《我不愛你了 (張芸京)》

正當我們還在尋找我們真實的性向,或許這個學說告訴我們了。

金賽量表(英語:Kinsey scale)是性學專家金賽博士制定的一個尺度,嘗試用0至6代表人的性取向定位。
它在1948年金賽博士的《男性的性行為》(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)一書中首次發表,
在後來的《女性的性行為》(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)一書中也起了輔助作用。
金賽認為男人並不是只有「同性戀」和「異性戀」兩種,每個人都有一定的同性戀/雙性戀傾向,分別只取決於程度。

大概我腦袋中常常出現了兩位不同性名的人,
小時候也許是爸媽。
長大後也許不是爸媽,而是一位在自己的人生中最重要的男性或是女性,我認為不一定是男女朋友或是夫婦。

這個是我某次看到吳彤在報紙中提及過他對Kinsey scale很有興趣,然後我又覺得蠻有趣就找來看看。

在這裡結束好了。
不接受的還是不接受的吧?

 

蔡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